作者简介

[美]本尼迪克特•凯里是《纽约时报》顶级科学记者,专注健康与科学报道30年,享有殊荣,是《纽约时报》收获读者邮件最多的记者之一。硕士毕业于西北大学新闻系,投身新闻事业的30年中,持续追踪报道脑科学及认知心理学研究前沿,曾采访过许多著名专家学者,为他们写作专访,并与他们中的很多人建立了友谊。对学习科学的研究极为感兴趣,一边将这一领域最新研究成果变为权威性报道,一边在生活中不断实践,总结出一套颠覆传统的高效学习法,并致力于将这些科学的学习方法传播于世。

前言和绪论

学生的分类(以数学为例)

  • 第一类:学习时间较长,数学能力较弱,通常表现在考试成绩和作业的正确率上。
  • 第二类:学习时间较长,数学能力非常强。这类学生学习成绩优异、遥遥领先。
  • 第三类:学习时间较短,数学能力较强。这类学生通常全面发展,多门科目的成绩都遥遥领先。
  • 第四类:学习时间较短,数学能力较弱。这类学生通常多门课程都较弱。

理想的学习氛围

学习要有专门的场所,要安静,要严格遵守固定套路;不能让自己受打扰,不能有朋友来,除非他们都能和你一起专心学习、没人在玩儿!

大脑是一部古怪的学习机器

  • 分心反而有助于学习,打个盹儿也有助于学习,在某门课程将要学完之前半途而废,其实 并不是坏事,因为这种快要完成的东西与已经彻底完成的东西相比,反而会在人的记忆中逗留得更为长久,还有,在开始学习新东西前先测试一下,会使你在随后的学习中事半功倍。
  • 当我们睡觉时,大脑还会勤奋工作,寻找在白天的生活琐事中隐藏着的联结和更深层的寓意。
  • 信息的存取并不会按照先后顺序进行。
  • 我的思考:通过遗忘可能可以增强记忆的深度和印象;新鲜感和好奇心也非常重要(如果完成了某件学习之后就感觉是解脱的话,说明可能不太愿意学习这个方面的东西)。

传统的学习方法就是对的吗

  • 坚持固定不变的学习常规程式,反而可能会降低学习效率。[说明要经常换着法的学]
  • 把学习化整为零、随机穿插到日常生活中去,很多时候反而能提升大脑的记忆效率。与其一次性塞给大脑大块的东西让它去消化吸收,不如给它一大盘各式各样互相关联的“杂碎”,反而更容易高效地吸收。[说明要有规划、有计划、不要一下花太长的时间(比如>5小时)在一个项目上]
  • 当我们被卡在某道数学题上,当我们的思路被捆住了手脚,需要松松脑筋的时候,适当地让自己分分心,是件十分有益的事。[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但是不应该是刷社交网络或者看个电影来放松。我到觉得看些其他类型的书籍或者运动一下,散散步之类的更佳。]
  • 学习的方法并没有好坏之说,只是不同的策略适用于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方法适用于不同信息的获取而已。一个聪明的猎人当然会因猎物的不同而设置不同的陷阱。[学习不同的东西,需要不同的方法或者策略]

书籍内容构成

  • 第一部分:科学家在脑细胞结构以及大脑如何存储信息方面的研究与发现。
  • 第二部分:提供了一些具体的方法,帮助增强记忆。
  • 第三部分:提供一些深化理解力的技巧,这些技巧不但能帮助你解答数学或者物理难题,还能帮助你完成某些耗时而复杂的课题。
  • 第四部分:共同探索两种利用潜意识的方法,以进一步提升前面章节中讲述的各种技巧的功效。

第一部分 - 学习时大脑是如何运作的

编故事的能手:大脑学习的机制

  • 内嗅皮层,它类似于某种过滤器,专门过滤涌入大脑的信息;
  • 海马,是构筑新记忆的地方;
  • 新皮层,某种信息一旦被打上“储存”的标记,就会被存放到这里,这是储存我们显意识记忆的地方。
  • 直到2008年,才终于有一群科学家从人的大脑中直接捕捉到了记忆的组成以及提取的时刻。在一项治疗实验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群医生分别往13位病人的大脑深处植入了一组纤维电极丝,这些病人都是癫痫患者,他们正等待着脑部手术。
  • “往事片段”,也叫“自传体记忆”(autobiographical memory)
  • 自传体记忆跟俄亥俄州的首府是哪里、某个朋友的电话是多少那类记忆不一样。我们并不会清楚地记得,当初是在哪里、在什么时候记下那些东西的。这一类记忆,科学家们称之为“语义记忆”(semantic memory),它们并非根植于某种叙事式的情景当中,而是根植于某些相关数据与资料的记忆网络中。
  • 海马体功能的发现:威廉·斯科维尔(William Beecher Scoville)医生因想治疗哈特福德市的亨利·莫莱森(Henry Molaison)而切除了莫莱森的海马体,然后发现莫莱森没有能力记住新的名字、面容、数据、体验等,即无法构建新的记忆。这件事情引起了英裔心理学家布伦达·米尔纳(Brenda Milner)的极大兴趣,并对莫莱森进行了长达10年的研究(与病人合作)。
  • 不过,他却仍然能够构建新的身体技能记忆,比如对着镜子画五角星,他在上了年纪之后,还学会了借助步行器走路。这种学习,叫动作技能学习,并不依赖于海马进行记忆。
  • 米尔纳的报告表明,人的大脑中至少有两套系统负责记忆的构筑,一套负责显意识的记忆,一套负责潜意识的记忆。
  • 听说读写有不同的脑区。
  • 记忆构建的过程:首先,当我们体验到一些事物的时候,脑细胞们就“唰”地亮了起来;然后,它们通过海马将亮起来的神经元连接成网络;再之后,还要沿着大脑新皮层中不同功能的不同据点,以一定的排列组合把这一记忆网络固定下来。
  • 对癫痫患者做的很多实验很残忍…(切除海马、隔断左右脑连接等等)
  • 隔断左右脑会导致:无法识别某样东西(比如餐叉)。他们负责语言功能的左脑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右脑的信息,而“看到”了餐叉的右脑又没有语言能力来描述所看到的东西。右脑可以指挥它控制着的手,画出那把餐叉。
  • 左脑是语言控制中心;右脑则是全能大拿,感知敏锐,只是没有语言可以表达它感受到的一切。
  • 大脑并不会像电脑那样,把数据、想法、体验等先储存起来,等我们点击文件名时,每次都显示出完全一样的画面来。大脑的做法固然是把它的感知、想法、得到的资讯等都放进记忆网中,可是,每当这些记忆往外冒时,“泡泡”的组合总会略有不同。还有,这段刚刚被提取出来的记忆并不会从此替代掉上一次的存储内容,而是与之相互交织在一起,相互重叠在一起。[有没有可能加上外部装置减少人的遗忘或者提高准确度?现在我们可以利用具有全文搜索功能的工具替代一部分功能,比如用1Password就不用记几百个网站的密码;互联网本身就是我们的第二大脑]

遗忘的威力:过滤干扰信息,激活深处的宝藏

  • 遗忘的正面作用之一,就是大自然中最精致的“垃圾信息过滤”功能,这一功能使得人的大脑能够专注于某一件事,只让该出现的信息出现于脑海。
  • 遗忘的这一特性很像我们的肌肉锻炼:当我们提取储存的信息时,为了能强化“习得”,一定程度的“损耗”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没有一星半点的“遗忘”,对长远的学习就没有任何好处。这就跟锻炼之后的肌肉一样,先损耗,后增长。[我觉得用吃饭-吸收(经过漫长的胃、肠道)-排出(精华相对少了,但是仍然可以再利用)作为例子更为合适]
  • 如果学习材料是那些没有意义的音节,或者大多数情况下是那些随机选择而没什么关联的单词、短句,那么你的回想能力会低得几乎为零,在一两天之后的考试检验时,的确不会出现“自动提升”的情形。可是反过来,如果学习材料是图片、照片、白描绘画、彩色图画乃至诗歌,也就是充满诗情画意的文字,你的回想能力就会强悍很多,而且这一能力还需要过一小段时间之后才会显现出来。[给我们的提示就是不要花太多时间花在记忆那些没有规律或者很难找到规律的东西(比如一个随机字符satgwgcfc),性价比太低,又容易忘记,除非它至关重要]
  • 记忆失用理论的第一条法则便是:任何记忆都具备两种能力,即储存能力提取能力
  • 大脑能储存的东西可供300万套电视节目同时播放 [怎么确定的?]。这一量级的空间足以储存我们从摇篮走到坟墓的长长一生中每一秒钟的所见所闻。
  • 假设你来到一个盛大集会,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你生命中遇到过的人,而且仍然是你们最后一次相遇时的年龄,有你的爸爸妈妈、小学一年级的老师、刚搬到隔壁的新邻居、高二时教过你驾驶的教练……他们全都在那里来回穿梭着。提取能力指的是你能想起其中某个人名字的速度有多快;而储存能力指的则是你与某个人之间的熟悉程度有多深 [有待商榷]
  • 遗忘,不但能过滤掉干扰你的信息,还会激活并加深你已经学得的部分,根据先损耗后增长的法则,在你提取记忆内容时再次激发出更高的提取能力和储存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