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几个小时一气呵成的读完了《娱乐至死》的剩下章节,前几日开了一个头,做了一份笔记,回过头来看,之前的想法中有一些偏见:尼尔·波兹曼是不是对于新出现的信息传递媒介,如电视、电脑等,过于苛刻或者是严格了,是不是夸大了它的负面性,而没有看到其积极的一面。

不过随着整本书的通读,这些偏见已经不存在了。尼尔·波兹曼对于电视、电脑过于娱乐化的担忧是正确的,它使得人们用于思考和深度阅读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过度沉溺于色彩斑斓和酷炫的图像以及“恰如其分”的背景音乐,缺乏对于眼前问题的审视和分析,往往只是被动接收信息并作为消遣之物。

也就自然而然会产生一些实际的影响和后果,人们思考问题的方式正在变得越来越肤浅和简单(比如不假思索地相信和传播谣言,想当然的归因),缺乏动力去做困难的事情(确认事实,思考前因后果,反思与实践等等)。

去娱乐化

”娱乐化“是尼尔·波兹曼对于电视等基于图像的传播媒介的最主要的批评之一。目前,大众所能接受到的一些新闻报道、娱乐节目、短视频等内容很多是为了娱乐大众而量身打造的(娱乐化),这些内容往往不会让你的生活或者日程发生改变,或者让你去主动思考,所以大多都非常容易忘记。

书中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例子就是基督教的传教士利用电视传教(可以不用在教堂了)、政治人物简短的电视辩论和选举广告(辩论时间过短往往会造成辩论参与人来不及去充分论证自己和反驳对手的论点。或许你长得好看、形象好、说话方式更亲和,就更容易获得公众的青睐)。

而信息产生的过度泛滥,缺失质量控制和选择是目前最主要的问题。人们可以选择他想阅读的材料和书籍。但是,当他的选择范围内都是娱乐化的资料时,选择材料的难度和成本自然而然会有所增加。比如你想去看一些心理学的书籍,结果最后找到的是成功学、星象学的书是再常见不过了。

就目前来看,我们确实需要一些内容评价和质量控制系统,比如豆瓣读书,RSS订阅源等。我们需要一种主动获取信息的方式,而不是只能被动接收和毫无选择(常见于基于机器学习的内容推荐系统)。

就我自己的实践经验,我现在只阅读由我自己挑选和订阅的高质量RSS源,以及列入我反复思考过的阅读清单(书或者是教程等)。通过手机的学生模式以及浏览器的访问插件,可以很好地限制每天访问娱乐化应用的时间。而基于计划和思考学习为目的的阅读、笔记则可以进一步巩固外界低质量内容的影响,并且形成一种良性的反馈机制,希望获取更多高质量的阅读材料。

如何才能影响更多的人,减少零碎化的阅读和肤浅的娱乐?

如何才能影响更多的人,减少零碎化的阅读和肤浅的娱乐?尼尔·波兹曼给了两个方案,其中一个他认为行不通:“告诉人们应该怎样看电视,向人们展示电视怎样重新定义和改变我们对新闻、政治辩论和宗教思想等方面的看法,而不是让人们停止看电视” ;第二种是他认为希望比较小但是是唯一的一种方法:通过学校教育。

我在这里对上面的第一种方案做了一些扩大,在相应媒介(电视、广播、电影、博客等)上制作足够多的教育内容告诉人们要减少零碎化的阅读和放弃肤浅的娱乐,增加书籍阅读和深度思考的时间。

第二种方案也不应该只是学校教育,而应该是社会、家庭、学校一起。我想到的一个理想的结果,人们进行着有节制的娱乐(电视、电影等),有规律和有反馈(比如写读后感并和他人交流)的的阅读书籍,大多掌握了如何应对信息爆炸时代的信息冲击的方法和途径。